当前位置:主页 > 在线留言 > 会说双语都不算能耐

会说双语都不算能耐

上传时间:2020-07-21

宋传印,土生土长的尤勒滚鲁克村人,家里排行老四,大家习惯称他“宋老四”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工作组每天都来这儿给尼亚孜捧场,“顺手买几个烤包子,也算是尽我们所能帮助他吧。不过说实话,他们家的烤包子确实好吃,每天都早早卖完了。”王敦博说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在依干其乡,很多维吾尔族兄弟的汉语都说得非常好,同样,不少汉族村民的维吾尔语也说得溜溜的。副组长任思宇介绍说,多年前,一批汉族人内迁,村子就形成了民汉混居的情况,经过多年的沉淀,这里各民族的同胞都学会了彼此身上的一些长处,尤为显著的就是语言。因而,“在这,会说双语都不算能耐”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在尤勒滚鲁克村的村委会大院,一群年轻人围绕着一张看上去似乎并不标准的台球桌,挥杆开打的人全神贯注,围观的同伴则是摩拳擦掌。据副组长王敦博介绍,台球桌原本闲置在村委会活动室,眼下天气渐热,为了照顾更多年轻人的爱好,工作组就商量着搬出来“众乐乐”。事实证明,这一举动是有奇效的,“农闲那几天,每天天一亮就有人来打,天黑了都还有人在,这让我们很快就和这帮小伙子打成了一片。” 织梦好,好织梦

“以前他总是外出打工,现在我们一家人可以在家门口工作赚钱了。” 尼亚孜的妻子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“收入稳定,比出去打工强多了。”这几年,尼亚孜撇下妻儿老小漂泊在外,靠卖烤包子和馕赚钱养家。此前,他正准备趁着日子清闲前往阿拉尔市碰碰运气。工作组得知这个情况后,说服他留在家门口创业,并帮助他协调了店面。 copyright dedecms

赶到尤勒滚鲁克村时,恰巧工作组组长王冰正在为宋老四解决合同纠纷的事儿。了解情况后,我们得知,原来宋老四家已经承包了将近30年的果园面临树木老化的问题,急需整治。但20亩的占地面积,也要宋老四为此发了愁。他找过相关部门,但尚未得到回复,也因此一度想过放弃承包。后来,在王冰的协调下,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。宋传印说,现在一年有10多万的收入,他还要再干20年。

dedecms.com

我走过去和正在玩乐的大伙儿打招呼、拍照,大家很热情也很大方,还请我坐下。看到他们沉浸其中,我也不忍打断,静心观赏。其中有一个维吾尔族兄弟的球技吸引了我,从动作、精准度、出球力量来讲水平都很高,我用为数不多的发音标准的维吾尔语跟他说了句“亚克西”,然后托身旁的人帮我称赞一下他的球技,小伙子很腼腆的朝我笑笑,走过来握手道谢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这家店的老板叫尼亚孜,尤勒滚鲁克村村民。对他来说,尝试创业是人生新的开始。

本文来自织梦

自治区党委编办在依干其乡有两个住村工作组,每组9人,我们所到的住尤勒滚鲁克村工作组有两位美丽的古丽——穆巴拉克和古力巴努尔,皆为双语老师。采访时,住村干部“锐锋江”突然记不起一个维吾尔语的用法,便对古力巴努尔展开了穷追不舍的请教,古力巴努尔念,“锐锋江”跟着学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甚至忘记了正在进行的采访。 本文来自织梦

临走前,尼亚孜的妻子和我们约定,明天中午一定要来尝尝她家的烤包子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“一家人在这生活了一辈子,跟这里有感情,工作组来了以后,村里的改变真不小,相信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此前,我对阿克苏的城市发展、风土人情并不了解,但置身于此,全然没有初来乍到的陌生和疏离之感。通过一对一的采访,我感受到了老百姓的淳朴和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,同时,也可以看到工作组为老百姓办实事,请专家、干农活……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一位住村干部告诉我,来这儿一个多月了,没一天是在凌晨2点前睡下的,“需要做的事太多,想要做的事更多,只有真真正正的干了事,才对得起老百姓对我们的那份信任。” 本文来自织梦

工作组住地对面有一家新开的烤包子店,没挂招牌且据说生意火爆。我们抵达时是下午时分,但热腾腾的烤包子和馕已经售罄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当时,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:下一次相遇,说不定是在桌球比赛上呢! copyright dedecms

“最牵挂孩子。以前是想念,现在要学会克制想念,每次视频完孩子会哭,现在尽量打电话,听听声音就行。”“在这里每天都很充实,有时走在村民的果园里,像是到了世外桃源,让人流连忘返。”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上一篇:目前正瞄准中国庞大的养老服务产业 下一篇:没有了